清風掃落葉

清風掃落葉

清風掃落葉

清風掃落葉

  • ۰
  • ۰

 【環球時報赴留尼汪特約記者 潘 亮】“無限風光在險峰”,法國海外省留尼汪的馬法特冰鬥以地勢險峻、風光絕美吸引著登山者、越野跑者。留尼汪島本身是座巨型火山,約30萬年前的大坍塌造就了三大天坑,天坑內險峰林立,峭壁如削,地形學上稱作冰鬥。從火山頂到冰鬥底,落差有3070米,其險峰、冰鬥和峭壁在2010年入選世界自然遺產。留尼汪三大冰鬥都有居民生活,馬法特則因地勢絕險,不通公路而被冠以“極危冰鬥”之名。為一探馬法特冰鬥真顏,我和朋友一行四人制訂了5日行走計劃,徒步穿行。


  首日穿行後變成“三缺一”跟團去日本唔一定只係飲飲食食,日本旅行團仲可以帶你去睇國際性嘅賽馬盛事,就好似安田紀念錦標賽咁,今年就有兩匹香港嘅精英馬「美麗大師」和「詠彩繽紛」參賽,吸引到中意去日本嘅香港馬迷去觀賽,下次去日本,都不妨留意下賽馬團啦!


  冰鬥內禁止野外露營,登山者須在村中民宿過夜。當我將所有裝備塞進背包時,負荷已達13公斤。意志堅定、全副武裝的我們早8時在寫岩腳下開始首日行程。陡峭的寫岩(高1000米)被當地人形容為“一面牆”,登頂意味著連爬兩座上海環球金融中心。抬頭望山路,我面前分明是一條“難於上青天的蜀道”。拉緊背包“只往上看,不許回頭”,大家手腳並用,花了4小時拿下寫岩。


  吃過幹糧後,我們稍事休息向目的地驢背村挺進。這是一段處於馬法特和薩拉濟冰鬥交界線上的鯉魚背式路程。熱帶海洋氣流在上升途中溫度驟降,不到30分鐘,豔陽天變成大雨傾盆。裝備齊全的我們披上防寒雨衣,在泥濘和濃霧裏趕路。雨衣護住了上身,下身卻逐漸濕透。領隊的埃裏克一個趔趄幾乎摔倒,阿爾諾被樹藤纏住雨衣,我不留神踩進水窪,鞋子濕透。但這些考驗都比不上克雷蒙的膝蓋,行程未過半,他的左膝開始發痛,而且越來越嚴重,大家立即分攤了他的行李,我的背包重量增至17公斤,徒步變成痛苦煉獄。


  晚7時許夜色漸濃,我們開始深一腳淺一腳地下行,頭部照明燈光的晃動仿佛4只迷途的螢火蟲。終於,經過10.5個小時的徒步,經營民宿的大媽手舉著電筒將累成稀泥的我們迎進屋中。豐盛的農家菜和熱水澡之後,大家呼呼睡去。翌日晨,克雷蒙膝痛加重,雖無需馬上就醫,但腳已很難著地。我們只能讓他留下,四人大穿行變成了“三缺一”。


  避開神秘黑奴遇害地


  告別驢背村,第二日行程要先下到馬法特冰鬥底部的卵石河。途中數次經過絕壁淩空的羊腸小道。上下望,都覺得暈眩,讓我徹底體會到壁立千仞、懸崖萬丈的意境。近中午到達定岩穀,定岩巍巍在上氣勢逼人,其下激流卻形成一處瀑布水潭,婉約動人。眾人欣喜地跳進水潭,洗去一身疲憊。


  水的靈秀為身心注入新的活力,大家精神倍增,再次啟程,過河登上布隆沙山。沒想到這竟是噩夢的開始。走到山背的路牌時,我們發現上面沒有標注目的地新村,反複看地圖,新村的山路在河右岸,而我們身處左岸。領隊埃裏克決定馬上掉頭。一小時後,他緊盯地圖和指南針焦慮地說一直沒找到岔路口,三人一路朝北,新村卻在南方!時間不斷流逝,我們不得不打電話求助,才得知山路太危險被封閉,只能撤退或選擇另一個目的地過夜!平岩最近,但要在天黑前到達,不容任何拖延。


  累到某種程度,可愛的陽光也變得可憎,汗水混著防曬霜流進眼睛,刺痛難忍,雙腿哆嗦,不聽使喚。我希望可以丟掉所有包袱!阿爾諾在規劃路線前未確認是否可行,我真想罵他。在一個上坡滑倒時,我甚至想到放棄,然而這裏無法露營,所以連放棄都不可能,讓我無比絕望。埃裏克似乎看透我的心思,他講述了一個傳說:“馬法特”在馬達加斯加語中意為“致命的”,法國殖民時代有個逃命至此的黑奴在一個陰暗的絕壁被殺,後人稱該絕壁和包含它的冰鬥為馬法特以形容地勢凶險並紀念那位黑奴。阿爾諾的規劃本經過黑奴被殺地,但多名登山高手都在路上喪命,山路徹底被封,馬法特絕壁由此更添神秘。可以想象,那定是一個陰森恐怖的地方,我頓時為選擇了一條更安全的路而感到欣慰,一鼓作氣抵達平岩。農歷新年跟團去北海道,同屋企人參加北海道旅行團,食最鮮味嘅鱈場蟹同海膽,輕輕鬆鬆咁去網走同旭川睇小企鵝,仲可以歎盡北海道特式温泉!浸完之後皮膚又白又滑!北海道旅行團啱曬一家大細,今個新年到一於同屋企人跟團去北海道啦!


  身心都得到升華


  經過五天苦行軍,我們三人最終繞馬法特冰鬥一圈平安回到出發地。我開始自問這次徒步意義何在,征服自然抑或挑戰自我?除了兩者兼有之外,我想更是為了發現:發現自然的風光,還有那些山民以及在山路上偶遇的越野跑者。


  馬法特或許是21世紀歐盟之內最後一處不通公路的地方。該冰鬥9個自然村落中700多名村民長年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5天穿行,晚上伴著銀河繁星入眠、清晨聽著雞鳴鳥語醒來,村落鮮花爛漫,好似世外桃源。村民種果蔬、養家禽實現食物的自足,生活必需品和垃圾靠直升機運送。取錢、看電影、買衣服甚至找對象常要下山完成,生病則由直升機送醫。


  這兒的山路幾乎都是掛在峭壁上的“天路”,但我卻多次和奔跑的越野者相遇。54歲的當地人讓-毛瑞斯給我留下至深印象。他說他參加了25屆留尼汪“狂人跨島越野賽”。這是世界唯一禁止登山杖的越野賽,因為地形太險峻,使用登山杖反而可讓參賽者喪命。賽程約167公裏,66小時內跑完才有名次,最快者不睡覺要用時24小時,冠軍獎金僅有1000歐元。很多參賽者提前6個月利用周末前來訓練,是什麼讓人趨之若鶩?一些人眼裏的自找罪受被另一些人視為身心升華。


  結束穿行的第二日,我的身體已回到現實,心靈還在繼續行走。我相信這會成為我生命中發現自然和人性的一次“朝聖之旅”喱個食貨一定要跟嘅韓國旅行團,只要跟團去韓國,就可以去仁川中華街、炸醬麵博物館,同專門供應韓牛嘅燒烤餐廳食盡當地美食。仲會帶你去梨泰院購物區、通仁市場等韓國至潮地方shopping,今次真係食到個人肥曬但瘦住銀包走!。 

  • ۹۶/۰۸/۰۲
  • janiyatykg janiyatykg

نظرات (۱)

مرسی عالی بود

ارسال نظر

ارسال نظر آزاد است، اما اگر قبلا در بیان ثبت نام کرده اید می توانید ابتدا وارد شوید.
شما میتوانید از این تگهای html استفاده کنید:
<b> یا <strong>، <em> یا <i>، <u>، <strike> یا <s>، <sup>، <sub>، <blockquote>، <code>، <pre>، <hr>، <br>، <p>، <a href="" title="">، <span style="">، <div align="">
تجدید کد امنیتی